网站首页 | 公司简介 | 产品中心 | 服务承诺 | 德晋贵宾厅 | 技术信息 | 销售网络 | 联系我们  
  支柱绝缘子
  玻璃绝缘子
  复合绝缘子
  陶瓷绝缘子
  针式瓷绝缘子
  拉紧瓷绝缘子
  碟式瓷绝缘子
  户内支柱绝缘子
  复合横担绝缘子

名称:德晋贵宾厅器材有限公司

地址:河北省河间市城东工业区

电话:0317-3866493

传真:0317-3866493

手机:13931774876

网址:www.wanliss.com

联系人:王经理

  --国华新闻  
云南命案告破:死者父亲民间缉凶13年 用工钱悬赏支柱绝缘子

张应香已记不起儿子的年龄了,儿子被杀10多年了,问起年龄时,他拿出当时的一代身份证来看看。

69岁的张应香已记不得大儿子张书云的年龄了。

13年前,张书云在跟邻居吕聪父子的争执打斗中,死在家门口。

现今问起张书云的岁数,张应香老人还需拿出儿子的一代身份证来看看。

但张应香仍记得仇恨。

离家整整4年,他从昭通市找到曲靖市,再追到昆明的大街小巷,追寻吕家父子的足迹。总是慢人一步,次次落空。

吕家父子仿佛“人间蒸发”。

“找到他,我上去抽两拳,我想看看他疼不疼?”他说。

在张家老人寻找对方的另一面,吕家父子在昆明大隐隐于市,吕聪换了另一个身份后叫沈德照,并娶妻生子,做了别家的上门女婿。

2014年9月26日,警方抓获吕聪父子后,吕聪的妻子马兰(化名)懵了,和自己朝夕厮守、生儿育女的丈夫,怎么一下子变成了杀人嫌疑犯呢?“十年前我们认识时他就叫沈德照,我只知道他这个名字,我跟吕聪没关系。”

11月1日,澎湃新闻见到这个30出头的女人时,她对见陌生人没有信任,她小声地问陪同她前来的妹夫“会不会是骗子?没事吧?”

命案

白发苍苍的张应香背着挎包,通红的眼睛就像整夜未眠一样。一见到澎湃新闻记者,他就从挎包里拿出一份多年前给司法机关的检举信,皱皱巴巴的检举信像碎布片一样,拿起来就会耷拉下去,上面的字迹已很少能看清楚。

他说,检举信的内容是他大儿子张书云被隔壁吕聪父子杀害一事,要求司法机关处理。

“你儿子当时多少岁?”澎湃新闻记者问时,他顿了顿,从挎包里找出了儿子当时的一代身份证。

看过身份证后,张应香说儿子1969年出生。

虽然已不太记得儿子的年龄,但张应香仍能描述出13年前的那个血腥场面。

2001年,腊月二十三,昭通市巧家县马树乡马树村官社组,正是家家过小年的日子。

这天,张书云花了22元钱,从隔壁吕聪家买了一副麻将。“吕聪的爹,是我舅子的舅子,有点亲戚关系,两家相距就20米,以前经常堆一起。”张应香说。

即使是亲戚,但这副22元钱的麻将,吕家反悔了。

张应香回忆,吕聪的父亲吕少勇责怪吕聪,“麻将我还玩呢,你卖了做什么?”

随即,吕家父子找张家索要麻将,趁着张书云不在家把麻将拿回。

后张书云回家双方发生争执,冲突升级到动武。

张应香回忆,吕聪拿着斧头,吕父拿着刀子,冲过了家门口。“约过了半个小时吧,有人跑来我家说,张书云被砍死了,我跑去看,就距离我家100米不到,吕家的人已经跑了,看到的人说他们拿斧头砍了我儿子的头”。

彼时,张书云才32岁,留下了孤儿寡母,妻子祖万定31岁,大儿子9岁,小儿子7岁。带孩子,种庄稼的担子,一下子挪到了老人张应香的肩上。

当天晚上,张应香组织了亲朋邻里12个人,在接下来到除夕夜的日子,他们分成5组,白天在张家休息,晚上在吕家周围巡逻,监视吕家的一举一动。但始终不见吕聪及其父母,3人就此“人间蒸发”。

追凶

正月十五后,张家得到消息,吕聪一家3人在曲靖市会泽县大桥乡李子沟村,躲藏在吕家的姨夫家。

张应香先是给派出所报案,又邀约12人一起从昭通市巧家县马树乡赶往李子沟村。但慢人一步,“我们去时,人已经走了,没找到”。

仇人没伏法,让张应香的心始终不能安稳,“我儿子被他们活活打死,不能白死啊。”一边,他给孤儿寡母种田,养着两个孙子;农闲时便到镇上做清洁工,赚钱的同时,打听吕家父子的消息。

2010年元旦刚过,张书云十年祭,但吕家父子仍无音讯。

时年65岁的张应香,从几年打工挣来的1万元钱中拿出8000元,以悬赏的方式寻找吕家父子。“无论是谁,拿到人就给钱。”

这一招灵验了,张应香很快打听到消息,吕家父子在昆明市黄土坡一个农户家。

张应香揣着1万元钱,和别人一道,赶往昆明市黄土坡,结果被告知,“人家昨晚连夜走了”。

这一出来张应香再也没有回家,他就像寻找走失的儿子一样,在云南四处寻觅吕家父子。当年1月2日,张应香租着摩托车,从昆明市跑嵩明县、东川区,“这些地方我去找了很多次,但都没有看到。”

2011年至2012年,两年时间,他说他跑到宜良县的狗街、羊街村等地寻找,之后又追到玉溪市、昆明的大板桥等地,全都没有结果。

他在外一边跑,一边找落脚点在建筑工地打工,“听说他们在工地,我就在工地一个个找,也好落脚挣点钱,除了天下雨,我就天天出去打听。”就这样辗转追了整整4年,2014年过春节时,他回到了巧家县马树乡老家,“出去时装了1万元钱,陆陆续续打工,回来身上没钱了。”

更名

就在张应香寻找吕家父子的同时,吕家父子大隐隐于市,辗转于昆明各个建筑工地。只不过这时候他并不叫吕聪,就连身份证和户籍上也换了另一个名字叫沈德照。

十年前,来到昆明打工的吕聪,认识了寻甸县来昆打工的回族姑娘马兰。

马兰回忆,2004年,她俩在昆明相识,那时候他就已经叫沈德照了,当时的一代身份证上显示生于1979年的沈德照,是巧家县人,照片也是他本人无疑,俩人开始相恋。彼时,马兰也才21岁。

“他说让我嫁给他,我们家3个女儿,没有儿子,结婚的话要上门,”马兰说。在他求婚的时候,马兰提出了做上门女婿的要求,想不到沈德照也毫不犹豫地答应。马兰觉得,这是因为,一是沈德照不回老家经常说老家没什么亲戚了,二是巧家县山高路远、耕地不多,条件没有寻甸县好,同意上门是理所当然。

不仅身份证这样显示,在马兰的印象中,他的父亲也说是姓沈,“他父亲是长辈,也说自己姓沈,我也没看过身份证,就不知道不会多想。”

2005年,沈德照跟马兰结婚,做了寻甸县马家的上门女婿。沈家到寻甸县的没有过多的亲戚朋友,只有在昆明打工时认识的朋友。俩人在寻甸县民政局申领结婚证,马兰记得很清楚,那时候丈夫巧家县的户籍簿上只有他1人,公公婆婆并不在其中。

次年,孩子出生需要上户口,沈德照将昭通市巧家县的户口迁移到了昆明市寻甸县,并更换了二代身份证。但在马兰的印象中,无论是户口迁移证,还是准迁证,丈夫都没有去过巧家,也不知道是谁帮忙办理。

结婚后,夫妻二人就在昆明的拆迁工地打工,从建筑垃圾中寻找钢筋来换钱。同在昆明打工的还有丈夫的父母及其妹妹。

如今,两个孩子,大的9岁,小的5岁,都放在寻甸县老家由马兰父母照看。

归案

2014年9月26日,沈德照在昆明北市区被公安带走,对方是巧家县公安局,“他们来了亮了证件,我也不知道真假,说让我们等通知,”马兰说,当天一同被抓走的,还有她的公公。

9月29日,公安局电话通知,家属可以去局里了解情况。马兰收拾了丈夫的衣物等,赶往巧家县公安局。结果,一份书面的刑拘通知书下达,罪名是2001年涉嫌故意杀人案。同时,警方告诉她,丈夫不叫沈德照,而是叫吕聪,生于1983年,跟她同岁。

这让马兰瞬间懵了,和自己朝夕厮守、生儿育女的丈夫沈德照,怎么变成了杀人嫌疑犯吕聪?马兰也很清楚,自己只跟沈德照有关,在法律上,她和吕聪没有任何关系,就连当天公安局开具的刑拘通知书,也只下达给了吕聪的母亲。

但他明明也是和自己生活了十年之久的丈夫。马兰的印象中,丈夫不是一个冲动、脾气暴躁的人,相反还温和,比较顾家,虽然在工地吃苦,但小日子也还过得去。她说,丈夫在昆明朋友也多,为人处事不错,从不与人交恶,他也不是那种坏心眼的人,当年出事可能太年轻一时冲动,失手,“现在说出去他是个杀人犯,没有人会相信。”

相比这些,马兰觉得两个孩子只能由她来抚养,压力大,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,“有时候我想起这个事,恨他,他用这种方式对待我,我和他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现在两个孩子,我怎么给孩子说?”

马兰的心里,一肚子委屈,她向澎湃新闻坦言,“如果此前他坐牢出狱了,那也没什么,但提前知道他这样,有命案,我绝对不会跟他结婚,我也是受害者啊。”

即使这样,她也会和妹夫等人,在四处打听消息,想办法搭救丈夫。家里两个男人同时被带走后,马兰婆婆的精神压力大,没有在昆明继续待下去,回了巧家县老家,婆媳俩人也没了联系。

仇恨

苦苦追寻的仇人,被公安抓获后,张应香心里释然,他觉得这就是十余年来他四处追寻想要的结果。

其实,在2011年张家人就跟吕聪照面,但还是插肩而过。为了尽快找到凶手,张应香将事情托付给了一个在昆明文化圈的远亲马智(化名),“他有文化,比我们农民有能量。”

一次在昆明市车管所,张家人碰到了吕聪在开车办手续,但又无法确定,张家人联系马智,希望马能出面帮忙,“他们给我说了,又没报案,我让他们跟着,我赶紧报案,结果车子太多,跟了半截跟丢了。”

但是这一次,张家人记住了吕聪的车牌号。马智通过查证,车主姓沈,“当时觉得可能看错了,名字不一样就没管。”

2014年4月份的一天,在巧家县马树乡马树村老家的张应香去集市上买菜,碰到了一个来自草皮地村的人。俩人聊天时,张应香获知,吕聪的娘舅家就在草皮地村,“那人告诉我,沈龙芝是吕聪的母亲,就是他们村的,杀了我儿子后,他们一家3个就在草皮地他三舅家过的年。”张应香说。

听闻到此,张应香将这名知情者拉到一旁,以公安奖励1万元为诱惑,从该人处套取信息。张应香说,这人给他描述了吕聪3人杀害他儿子的过程,之后跑到草皮地村吕聪的三舅家过年,恰巧吕聪的一个表哥人去世但没有注销户籍,吕聪就此隐姓埋名,换成了表哥沈德照的身份,“那人说,他们当年正月初二就走了。”

仅如此,该名知情人又告诉了吕聪的去向,张应香才得知,苦苦寻找的仇人,已经在昆明市寻甸县做了上门女婿,并娶妻生子。

随即,通过报案,公安排查,吕聪父子被抓获。澎湃新闻也从警方处得到证实,10月31日吕家父子被正式批捕。

为了寻仇,四处奔波的张应香,坚强的就像一个年富力强的小伙子,但面对张书云死后留下的两个儿子,张应香觉得对不起孙儿,“供不起,大的上完小学,小的上完初中就都没有再读,现在都成年了,在昆明打工,他们也跟我一样,说看到吕聪想冲上去抽一顿,看他疼不疼。”说到此处,张应香不禁潸然泪下。支柱绝缘子http://www.wanliss.com

友情链接:钢跳板 粮食输送机 射芯机 流量计 电磁流量计 磁翻板液位计 泵管 步步紧 钢筋连接套筒 火烧炉 齿轮厂 锻造法兰 链轮 止水钢板 塞尺 合金管件 封头 黄江进口车 电缆包装布 卷制法兰 中频弯管 孟村管件 pe保护膜

版权所有© 德晋贵宾厅器材有限公司 Copyright©2020http://www.wanliss.com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电话:0317-3866493 传真:0317-3866493 地址:河北省河间市城东工业区 手机:13931774876
邮箱:798590608@qq.com 邮编:062452 沧州新星传媒独家提供网络支持